范瑾梦举

范瑾梦举,第1张

高考刚一结束,范瑾就对村里人说“我孙子考上了大学。”村里有识字的人,知道《范进中举》的故事,就说:“这老头儿和他的老祖宗一样,想读书中举想疯了!”人们都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新中国刚刚诞生,范瑾还是个孩子的时候。哪时政府鼓励孩子们上学,范瑾对爷爷和父亲说:“把家里的地卖上两亩,供我上学吧。”爷爷说:“我们几辈人才打下的家业,不能因为让你念书把祖业出卖,当败家子。”

结果,范瑾一颗热乎乎的读书心,被浇了个冰凉。没几天,土地归集体使用,范家几十亩土地归了公不说,多亏他家人缘好,划分成份才没被划成富农。

三十多年前,范瑾一门心思让儿子读书,成为一名读书人,却赶上了文革,上大学实行推荐,跟本轮不到自家头上,范瑾的希望再次落空。

好在,孙子终于上了高中,范瑾年过花甲的人了,在自家的地里干活,不压于一个年轻人,他说:“我要为孙子上大学准备学费。”每逢孙子过星期回来,没事儿的时候,总要陪在孩子身边读书。

高考那几天,范瑾每天早上,都要在祖先的牌位前烧几炷香,祝愿孙子能考上大学。

没多久,高考分数出来了,范瑾的孙子不仅考上了,还超过了重点分数线。

人们问他咋就知道孙子考上了大学,范瑾得意地回答:“我在梦里就知道了,我的孙子考上了大学。”

文/侯建忠

(10)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我们进行举报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3670
看过该文章的人还看了
  • 坚守在路边的夹竹桃

    在古城的大街两旁,种植着红花夹竹桃。每年从初夏直到秋末,夹竹桃花总是一拨接一拨地开,各种车辆行驰在大街上,犹如穿行在花丛之中。盛夏,大街的马路在火辣辣的阳光炙烤下,冒起一股股热气,如同蒸笼揭开盖子,直往夹竹桃身上扑。车辆来来往往,喷出的尾气

    2022-9-20
    12040
  • 种子和树根

    谷雨过后,玉米种子被埋在地里,这几天正在发芽扎根,突然,一条小蛇一样的东西,伸了过来,吓得种子忙喊:“你是谁?怎么到我防区来了”?“别怕,是我,核桃树根儿”。“我快被渴死饿死了,看你这里有肥有水,我想伸过来沾点儿光。”树根忙回答。“原来是核

    2022-9-24
    14920
  • 关于朋友

      朋友,是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,放大来说,这个世界上,彼此没有太近的血缘关系,没有肉体关系,没有仇恨,只要在社会活动中产生了交集的人,即使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也可以互相称之为朋友,所以每个人都有很多朋友,多到自己都数不清。但如果严苛的来说

  • 终于明白了“哄孩子”的含义

    今天早饭后,大树姥爷问我是不是跟大树说好了,不给他买东西了。我说已经说好了,并且,大树和小旗两个人也都同意了。大树姥爷怕一下子掐掉零食,大树该不高兴了。总体来说,大树姥爷比我更惯孩子。我说:“要不你今天下午再给他们两人每人买一个汉堡,我今天

    2022-11-16
    234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