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一棵松树有缘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。我出生在康平县西部的沙金台乡,它被栽植在了康平县北部的海洲乡,时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。我和它相距六十公里,却能不期而遇。

康平县地处内蒙古科尔沁沙地南缘,土地沙化日益南侵,危害人们的生产生活,当时的海洲乡首当其冲。海洲人立志植树造林,阻断沙害,保护家园。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,几代海洲人以愚公移山的精神,与风沙搏斗,人工植树造林近万亩,形成了松涛滚滚的"万亩松"林。固住了黄沙,稳定了民心,海州的生产不断发展,人们的生活逐步改善。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,第1张

一九八三年,我所在的单位一一康平县委党校迁入新办公地址,办公楼坐北朝南。我们开始校园绿化,在校院东西两侧栽植杨柳,在办公楼前两侧栽植六棵油松。

这六棵油松来自海洲乡的"万亩松"林。移树那天,我们乘着党校的双排座卡车,开往"万亩松"林。在乡林业站技术人员指导下,选树、起树、抬树、装车,直到把它们栽在校园办公楼南门的东西两侧。用木杆为每棵树搭个三角架,稳固树干,防止风吹时发生晃动影响成活。继而,为它们浇水、除草、培土,实施常态化管护,希望它们茁壮成长,美化校园。从此,每天上下班我都从松树旁经过,都能见到它们。春雨后,见到它们,满树翠绿,蓊郁青葱;冬雪后,见到它们,雪压枝头,高雅圣洁。夏日里,坐在树下乘凉,清爽可人。秋天里,手抚松果嗅香,沁人心脾。几个年轮下来,它们已经长到五米多高,英姿挺拔,在校园里站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。我也在近不惑之年时晋升为一名党校的哲学讲师,在课堂上传授着魅力无穷的辩证法。诚如《好大一棵树》歌词所写:“好大一棵树,绿色的祝福,你的胸怀在蓝天,深情藏沃土。”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,第2张

那时,站在高大挺拔的松树下,不禁回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们沙金台高中两个班级的同学在张家窑林场植树造林的情景。当时,我们自带行李,集体在老乡家住宿。在林场技术员的指导下植树,树种有樟子松、油松等。两个同学一组,按照林场打好的点,挖树坑,树坑的深、长、宽各30厘米。春雨后,土地湿润,挖坑、扶苗、填土,本着"三埋两踩一提苗"的规程,把树栽好。技术人员随时进行质量检查,发现栽得不合格,就要返工重栽。现在想想,海洲"万亩松" 的形成要付出多少人的辛勤和汗水啊!

在我从家到沙金台高中往返上学的路上,要翻一座小山,山坡上栽植了一片片的松树,树龄均在20年以上。我们途中偶尔停下脚步,坐在树下歇息闲聊。曾记得,小学一年级,我加入了少年先锋队,第一次戴红领巾,就是在这片松林的一棵松树下,由六年级的大姐姐给我系的红领巾,她带领我们敬少先队队礼。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,第3张

对松树的情结,在我潜意识里是很深的。小时候,我家曾五年两度借住别人家的房屋,爸爸下决心要自己盖房。于是,盖起了松木檩、满椽子、三层苇芭搭顶的三间土平房,那在当时有50户人家的自然屯是首屈一指的好房子了。还有,为了尽孝,爸爸买上好的松材,为奶奶制作了棺椁。更有,念初中时,我在一本语文教科书中读到了陶铸的《松树的风格》一文,茅塞顿开。所有这些,都让我对松树、松林、松木印象极深,对它们总是好感有加。

有一年,深秋时节,几位高中同学回沙金台乡观赏枫林、松林。远看,松林漫山遍野,近听,林中松风呼啸。这座小山还在,这片松林真棒!当年植树的场景浮现于脑际。心中相信,我们栽的松树一定在,一定根深叶茂……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,第4张

在沈阳市区散步,几次见到又高又大的银杏树,抬头仰望,为之惊叹。老沈阳人说,银杏树树龄很长,这些树也有自己的户口,不可以随便移走的。我由此想到,县委党校动迁了,那棵大油松也应该有它更好的去处。我想到了烈士陵园,就去烈士陵园找它,它没有迁到这里。我又去站前广场寻觅,在广场北角的临街处,我见到了它,就像见到了非常熟悉的老友。我先站在那里看它,它风采依然。又走近抚摸它,我心生怜爱。它伟岸的身躯挺立在高一米,面积有七八平方米的红砖砌成的土坛中,坛中土质油黑松软,它长得郁郁葱葱。在土坛的周边有桃树、李树,形成了优美的林荫环境,衬托着它的高大从容。我十分放心,非常欣慰,就如同它刻着和我一样的年轮,记载着我们共同的岁月。

我与一棵松树有缘,第5张

我的好友薛玉林,康平报社原负责人,几次采访了海洲乡老植树人及其后人,撰写了《万亩松》一书,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。我为该书写了六首诗词,其中写到:

当年风沙滚黄龙,

虫鸟绝迹草难生。

暑夏天旱滴水贵,

寒秋地薄谷物轻。

绿化荒山涌林海,

遍植青松起长城。

后人共享生态美,

更忆前辈数英雄。

现在,我以《一棵松树》的小文呈送给好友薛玉林,作为对《万亩松》一书的回赠。"一棵松"与"万亩松",让读者不仅看见了树木,更看见了森林。

作者:洪福山(星河月)

(10)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我们进行举报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1.3K+0
看过该文章的人还看了
  • 公鸡和鹦鹉

    清晨,鹦鹉在鸟笼里学舌。见大家都给它鼓掌,公鸡很是羡慕,心想:“这鸟儿还能说人话?”第二天,公鸡便去拜访鹦鹉。“鹦鹉哥哥,你在家吗?”公鸡喊得非常亲切,鹦鹉从笼中探出脑袋应了一声。当公鸡问起鹦鹉怎么会说人话时,鹦鹉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说:“我之

    2022-9-19
    20910
  • 鞭子和缰绳

    鞭子抽打着马的后臀,驱赶马飞奔向前。而缰绳却在马跑得忘乎所以时,猛地往后一勒,马被拽得前蹄竖起,咴咴直叫。这天闲暇,马就冲缰绳发起火来:“你这令人讨厌的家伙,你看看鞭子,它一个劲地催我奔驰,让我恨不得能生出一对翅膀来。而你倒好,不但不给我鞭

    2022-9-22
    22090
  • 村庄清明的鞭炮声

    因为禁放烟花爆竹政策的实施,今年清明节第一次没有听到鞭炮声炸响,乍一看,似乎少了那么点氛围,但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。  小村人非常重视清明这个节日。这一天,以男丁为主,但所有男女老幼都可以参加,大家带上鞭炮和烧纸集体到坟前祭祀先人。以前经济

    2022-9-29
    20360
  • 开在初冬的桐花

    晨练归来,仰头看天,掌柜我意外发现如盖的泡桐树冠中间,居然有泡桐花开了。立冬已过,北方应该寒风凛冽,甚或已经银装素裹了,几簇桐花的出现太不合时宜了。我再仔细瞧了瞧,确认我没有看走眼。出现这种意外情况,只能无奈地说明温度把季节搞乱了,植物也出

    2022-11-3
    8100